欢迎浏览长沙市雨花区人民政府网站,
来信内容
来信主题
求给我可怜的妈妈在天之灵一份宽慰!跪求公道!
来信时间
2018-04-09
来信内容
尊敬的领导:
    您好!本不想打扰,但迫于无奈,只好抱歉了。下面一篇文章,我本来是想联系记者帮我公众出去的,实在没有办法了,只好向社会求助。像我们这种小老百姓,遇到大事,首先是相信政府相信领导们,所以才冒昧的打扰,请原谅!
    生命不分贵贱,求公道,求给我可怜的妈妈在天之灵一份宽慰!
    打扰了!抱歉!
此致
        敬礼!
                                   2018年4月9日
                               一个绝望的女儿的求助


虚心请教:农村人命“贱”如草???跪求公道!

2017年11月12日,我生命中一个黑色的日子,突如其来的事故,让我们整个家都悲痛欲绝――妈妈走了。不曾经历生离死别,不会懂什么叫痛不欲生,我还未真正长大,妈妈却已离我而去,想用我数十年的生命换回妈妈,却已不可能了,我该怎么办?怎么办?天塌了……

第一点:交通意外
2017年11月12日中午十一点多,妈妈开开心心的结束了一上午的绿化养护工作(妈妈是长沙市雨花区碧桂园小区的绿化养护师),单位提供中餐,食堂在工作地点的马路对面,从单位食堂吃完中饭再返回马路对面的工作地的时候,一辆从娄底过来刚下高速的丰田越野轿车把妈妈直接撞飞了,摔下来,摔在车的挡风玻璃上,又飞出几米……就这样……妈妈……我亲爱的妈妈就这样……要知道,第二天就是妈妈五十三岁的生日啊,却永远定格在52岁364天的日子里,爸爸失去了三十多年风雨同舟的老伴,我和弟弟二十几岁就失去了慈爱有佳的妈妈,世上只有妈妈好,有妈的孩子是块宝,没妈的孩子是根草,我们……

据肇事司机当时在交警队的笔录说:“我从娄底开车过来(长沙),不认识路,所以我当时看导航去了,没有看路面有人行走……”发生意外的那段路刚好有个下高速的路口,路面前后一两百米都没有红绿灯没有斑马线没有高架桥,只是绿化带留出来一个比较宽的路口,车可以在那个地方掉头,行人亦可从那个地方过马路(需要过马路必须从那个路口过),发生意外的最直接的摄像头被一辆停在路边的大吊车挡住。我们家人都在外地四面八方赶过去,赶到时都在交警队了,肇事司机是帮他的老板来长沙接人,一群车主和肇事司机的朋友在场,有说有笑,吃吃喝喝,没有任何人安慰我们家属半句,更没有管我们家属丝毫,他们吃喝他们的,没有任何人问过我们家属该吃点晚饭了,车主自始至终没有露面,时至今日也不曾见过车主。当天没有任何交谈,第二天,直接派一个律师来跟我们家属谈,律师一来一屁股坐在那翘着二郎腿说:“我们车子的保险买的很好,买了一百多万,最后能够拿到多少就看你们自己了。根据相关法律规定,我们只承担死者丈夫和子女三个人的住宿伙食费,你们其他的亲属都可以回去了,根据相关法律规定丧葬费给个三万块,你们先回去把这个事情给安排好……”对方一过来,就高高在上的架子,二郎腿翘着,欺负我们不懂法律,直接用法律压我们。法律之外,无外乎人情,我只想问一句:“什么是人性?什么是良知?”。一来就说“我们车子的保险买的很好,买了一百多万,最后你们能拿多少就看你们自己了……”能说出这样的话来……置生命于何地?置我们家属于何地?这和前些天各大媒体报道的“某公司高管开奔驰撞死女行人,笑言‘我买了全保’”又有何区别?这个世界是怎么了?人性就这么冷血吗?好好的一个生命啊……

都知道车子都一定会买交强险,出现身亡事故,交强险也会在第一时间赔付,交强险第一时间赔付的是11万,前前后后沟通了一星期多,肇事方都是律师怼我们悲痛中的家属。爸爸身体不好,加上悲痛交加,在那几天里,乌黑的头发花白了大半,在交警队的一个多星期里,每天都需要拿着个杯子上人家办公室或者店子里讨杯热水吃药。交强险的赔付都不给我们,说给三万或者五万让我们回去处理后面的事,根据我们家乡的习俗三五万连买处理事情需要用的用品都不够,我们不同意的情况下,对方律师还指着我哥哥(我夫家哥哥,妈妈只生了我和弟弟两个孩子)的鼻子威胁道:“你们不听我的话,会吃亏的……”敢问世人:“有这样欺负人的吗?两次撞我妈妈,把我妈妈当场撞……,竟然还是如此的态度怼我们家属……请换位思考一下,谁都有爸妈,都有亲朋。”威胁完我哥哥后就不跟我们谈了,要走,彻底激怒了我们家属的情绪,我妈妈的亲姐姐,六十多岁的老太太就站在对方律师面前拦着不让他走,对方律师竟然报假警,说谎,说我们家属撕烂了他的衣服,当着警察的面,身为律师竟然说谎,说我们撕烂了他衣服,当着警察的面和摄像头面前,我们问他我大姨一个六十多岁的老太太能有多大的力气去撕烂他一个年轻大男人的衣服?真的撕你衣服了吗?撕烂哪里?拿出来看看?证据?对方律师则不吭声了。实际一根纱都不曾碰坏他的。

交警出的责任书,五五分责任,经过几个月的谈判,保险公司把保险内的赔付了,除了事故当天在交警队我个人见到过肇事司机,之后车主和肇事司机自始至终都不曾露面,没有对我妈妈的事件负丝毫的责任,更没有任何歉意或者稍微宽慰的话语。根据相关法律规定,赔付里面有精神损失费、误工费、车旅费、住宿费、伙食费,这些保险公司方说不负责,所以需要找车主和肇事司机,有把一个活生生的年轻的好好的一个人直接给撞……还不需要负丝毫责任的吗?只字宽慰的话语都没有,有这样的人吗?这样做,晚上睡得着吗?吃的下饭吗?

钱不能用来衡量生命,可……事情已经发生了,无法挽回了,还不应该承担相应的责任吗?对方不同意赔付,起诉了,2018年3月12日,正式在长沙市雨花区交通巡回法庭开庭,当天正好是事故发生后的第四个月、第一百二十天,我亲爱的妈妈已经离开我们一百二十天了……

一直都不敢面对,一直都不愿相信这是真的,恍如做了一个噩梦,梦醒时分一切都好了。近五个月过去了,我忌讳听到“死”“4”,忌讳长沙的时代阳光大道,每次到长沙,都锥心的痛,一直不愿意跟任何人提起妈妈的事,因为我一直不敢相信这是真的,我怕万一那个字、那个事说出来了,就阻隔了妈妈回来的路,盼着有奇迹发生,盼着这一切都是假的,盼着我那个和蔼可亲、总是面带微笑从不与人交恶的妈妈会好好的回来。曾经,我也一度走不出来这个坎,想抱着我刚满周岁的崽崽去找我妈妈……

但是,2018年3月12日,妈妈的交通意外案件在长沙市雨花区交通巡回法庭正式开庭,梦该醒了,我亲爱的妈妈不会回来了,被肇事方律师的言辞给震醒了,对方律师说我妈妈是农村户口,不应该赔付城市户口的标准,说事故应该由我妈妈负主要责任,所以不支持赔付精神损失费……我震惊了,不做评论,请求大家帮忙给予公道。

第一:我妈妈在长沙住了快十年了,所有的收入都来自长沙,在长沙租住的地方居委会系统都是登记过的,系统可以查询到。根据相关法律规定,农村户口在城市里居住满一年,收入的80%来自城市,那么,就可以按照城市户口算。
退一万步来说,人与人之间是平等的,农村的生命就不是生命了吗?还我一个好好的妈妈,谁会无聊到在这里跟他们浪费口舌?全中国多半是农村户口,按照肇事方的思维,那全中国多半的农村户口就都是贱命,撞人身亡都不需要负责任吗……

第二,交警队给出来的责任认定书里明确写着双方承担同等责任,在此,对方律师却说我妈妈应该承担主要责任。好好的一个年轻的生命就这样被他们……我们尊重交警队权利机关给出的责任认定书,我们好好的一个年轻的生命被他们就这样……我们都没有提出异议,肇事方在事后没有承担起该承担的任何责任(保险公司除外),竟然还大言不惭。试问良心何安?一个好好的,活生生的年轻生命……距离第一次开庭快一个月了,没有任何结果,时间就这样一天一个月的拖过去了。


第二点:工亡
上下班时间发生的意外,单位食堂不放在马路对面,兴许就不会发生这事了。碧桂园的物业说开发商没有将绿化工作移交给他们物业公司,而是外包给了一个大公司,这个大公司又把碧桂园的绿化工作外包给了一个小公司,我妈妈的老板(朱将林)就是从这个小公司那里承包下了碧桂园的绿化工作,然后请的我妈妈帮他做事,妈妈好好的一个人到他们那上班,在上下班途中到单位提供的食堂吃中饭,发生了这样的意外,去相关单位和法律咨询都告诉我这属工亡,不管是从法律还是从人性方面,妈妈工作的单位都有不可推卸的责任。可如今,朱老板(朱将林)一味的回避,他只有一句话:“你妈妈是在我那里上班,上下班途中发生的意外我承认是工伤,但我没钱,你们要告我就去告吧,反正我还背着几个官司……”朱老板到底是以个人名义承包下碧桂园的绿化工作的还是以他注册的一个名为“长沙县协成种植专业合作社”或者其他公司名义承包下来的我们都不知道,朱老板到底是以个人名义还是以某个公司的名义请人在碧桂园里工作的,我们不得知。好好的生命就这样……对应的人对应的单位不应该负起对应的责任吗?妈妈就应该这样冤枉的离我们远去……求公道,求给我可怜的妈妈在天之灵一份欣慰,我们到底该找谁或者找哪个单位讨公道?恳求,万谢!

我们整个家族都是老实本分的农民,小老百姓不懂法律,一辈子没见过什么大场面,出了这大事都不知道该怎么办,小老百姓,人微言轻,到妈妈上班的地方(碧桂园南城首府)想知道这绿化工作到底是承包给哪个单位、我妈妈是给哪个单位做事的,都不肯告诉我们,去问,都不理睬我们。真的就是因为我们是什么都不懂的小老百姓,所以我们好好的生命都没有保障吗?因为我们是小老百姓,所以我们的生命被意外夺走后我们就应该这样得过且过、息事宁人?没有任何人需要对我可怜的妈妈负责吗? 难道我们小老百姓就没有生存的权利和资格了吗?据说如果对方不肯告诉我们妈妈上班的是什么单位,这样就不能鉴定工亡了。
生命是平等的,不求别的,但求公道,求给我可怜的妈妈在天之灵一份宽慰!

先后去过长沙县劳动局,雨花区劳动局,长沙县工伤保险处,雨花区劳动监察大队,雨花区法律援助中心,长沙县法律援助中心,都去咨询过,希望可以寻求一点帮助,但自始至终都未曾有任何人给我们提供丝毫帮助,我们小老百姓不懂这是怎样一个工作流程,只是按照人性的理解,事关人命,人命关天,政府的政策一直都是好的,生命不分贵贱,政府应该是有相关部门或者人员负责此类相关事件的才对。也许……是我们自己没找对地方吧!求公道,求给我可怜的妈妈在天之灵一份宽慰!

近五个月过去了,没有任何结果,没有任何歉意和宽慰,不管是肇事方还是妈妈上班的单位方,我们一家一直被悲痛笼罩,妈妈就这样冤枉的……即使我再不愿意接受这是事实,也已经徒然了,所以,擦干泪水,就算血泪模糊,我也必须坚强的站起来求一个公道,为我可怜的妈妈求一份欣慰。
求公道!恳求,万谢!
愿好人一生平安,幸福安康永远!
愿妈妈幸福安康永远!
(爸爸身体不好,从手术台上抢救过来的,现在没有劳动能力,每天都需要吃药,离不开人照顾,妈妈未出事前一直是妈妈一边上班维持生计一边照顾爸爸;弟弟是农民工,我的老公也是一名农民工,都在工地上做事;我本人在老家(邵阳)带孩子。妈妈一直是我们家的顶梁柱。)

回复内容
回复部门
法院、人社局
回信时间
2018-04-13
回信内容

市民:
    您好!您于2018年4月9日的来信我们已经收到,针对您信中提到的问题答复如下:
    您的来信涉及我院审理的原告张**、张*、张*诉被告彭**、黄**、中国大地财产股份有限公司涟源支公司(以下简称大地财险公司)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纠纷一案(2018湘0111民初89号)。我院于2018年1月9日受理该案,依法适用普通程序,于2018年3月12日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原告张**、张*、张*的诉讼请求为:1、判令被告彭**、黄**赔偿原告死亡赔偿金、丧葬费以及处理死者何细秀交通事故所产生的交通费、住宿费、伙食补助费、鉴定费以及误工费共计71022.8元;2、判令被告彭**、黄**赔偿原告精神抚慰金50000元;3、判令被告大地财险公司在交强险以及商业三责险范围内承担保险赔偿责任;4、本案诉讼费由三被告承担。
    经查,2017年11月12日11时20分许,被告彭**驾驶湘K7998A小型普通客车沿时代阳光大道由东往西行驶至中航城路段时,恰遇何**在此处由南往北横过道路。被告彭**所驾车右前部与何**身体相撞,造成何**当场死亡以及车辆受损的交通事故。2017年12月7日,长沙市公安局交通警察支队雨花大队作出长公交认字[2017]第00209号《道路交通事故认定书》,认定被告彭**与何**承担同等责任。原告张**是何**的丈夫,原告张*是何**的女儿,原告张*是何**的儿子。湘K7998A小型普通客车登记车主是被告黄**,在被告大地财险公司购买了交强险和不计免赔100万元商业三责险,事故发生在保险期限内。被告彭**与被告黄**系借用关系。事故发生后,被告彭**已支付三原告赔偿款110000元,被告大地财险公司已支付三原告赔偿款327456元。自此,三原告共计已获得赔偿款437456元。
    庭审过程中,合议庭充分听取了双方当事人的意见。庭后,合议庭将对证据进行综合认证,以事实为根据,以法律为准绳,依法、公正作出判决。作为原告,判决前如果您需要对案件的处理发表意见,欢迎您与承办法官胡涵(电话85882195)联系、沟通,也可向法院提交书面意见。
    以上是我单位对您来信的回复,如果您对回复意见不满意或有新的意见建议,请直接与我单位联系(电话:85880678)。
    感谢您的来信,祝您生活愉快!

 

长沙市雨花区人民法院
2018年4月12日

 

市民:
    您好!您的来信我们已经收悉,针对您信中提到的问题回复如下:
    根据您的陈述,建议您向长沙县人社局申请工伤认定,要求确认您母亲所遭受事故伤害属于工伤。在确认为工亡后,向所在单位长沙县劳动仲裁委申请劳动仲裁,要求所在单位长沙县协成种植专业合作社承担工伤赔偿责任。
    以上是我单位对您来信的回复,感谢您的来信祝您生活愉快!

 

长沙市雨花区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
2018年4月13日